700MHz频段被全球公认为是数字红利频谱,其走向一直备受瞩目。2020年4月1日,工信部发布《关于调整700MHz频段频率使用规划的通知》,要求将部分原用于广播电视业务的频谱资源重新规划用于移动通信系统,消息一出再次挑动业内敏感的神经。

中国广电作为该频段的使用者,在5G 700MHz规划和建设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并且已经做着积极探索和实践。《通知》的发布有助于调动产业链各方的积极性,推动广电5G 700MHz的建设进度。但基于清频、资金、网络整合等多方面因素,广电700M频段部署使用依然任重道远,在网络建设、业务运营以及市场化方面都将面临巨大的压力和挑战。

5G 700MHz部署成大势所趋

随着5G时代的到来,市场对频谱资源的需求持续增长,作为不可再生的稀缺资源,频谱资源短缺成为5G发展中面临的一大难题。而随着5G建设进度的加快,运营商的资金压力日益凸显,寻求更优质的频谱成为运营商关注的焦点。 700MHz具有信号覆盖广、穿透力强等特性,适合大范围网络覆盖,且组网成本低。尤其对于5G来说,700MHz更是黄金频段。以农村为例,相同技术条件下的站点数量2.6GHz约是700MHz的5倍、3.5GHz约6倍、4.9GHz约9倍。近年来随着地面数字电视技术的发展,在更多的地区释放出700MHz频段、并将其用于频谱利用率更高的移动通信系统正在逐渐成为业内的共识。

全球范围来看,很多国家陆续对700MHz频谱进行清理并已经将其用于4G通信。5G大门开启之后,一些国家也在考虑或者正在推进将700MHz用于5G网络发展。目前瑞典已经完成首轮5G 700MHz频段拍卖,韩国、荷兰等国家将700MHz用于5G建设也提上日程,美国运营商还计划在2020年用700MHz频段部署5G SA。数据显示,全球已有45个国家在700MHz频段实现4G商用,2020年将有61个国家计划在700MHz频段实现5G商用。 在中国,电信运营商和广电关于700MHz频段的博弈从来没有停止,而且波及范围非常广。此前浙江、青海移动运营商曾在政府的支持下进行700MHz频段4G试点,但并未引起太大波澜。国内电信业诸多专家、学者、产业人士也多次呼吁将700MHz重新分配,并用于移动通信发展。但在纠葛的部门利益面前, 700MHz的归属和利用问题始终悬而未决。在2020年这一问题迎来转机,工信部批准700MHz频段用于5G移动通信,700MHz频率的规划在多年之后终于尘埃落定。 一方面,陕西、广州等多地已经确定了到2020年正式停止模拟电视信号,700MHz频谱资源释放已箭在弦上。另一方面,2020年将成为中国5G覆盖和容量建设的重要一年,其中频谱起到重要的作用。5G面向多样化应用场景,需要高、中、低频协同工作,而我国已规划或待规划的5G频谱大部分都在3GHz以上,5G低频部分规划尤其是1GHz以下频段成了当前我国5G部署工作当中的重中之重。在多方因素推动下,中国将700MHz用于5G建设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广电700MHz 5G探索

广电作为目前700MHz的使用者为推动700MHz 5G的成熟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并且多地已经开始探索5G及700MHz无线网络试点建设工作。 一方面,不断推动700MHz 5G标准和产业成熟。广电完成了全球首个5G 700MHz(Band n28)大载频带宽提案在3GPP全会立项通过,并在2020年3月19日,被列为国际标准,这为基于700MHz频谱的业态创新提供了全新机遇和可能。在5G NR广播特性方面,中国广电联合行业伙伴作为支持者共同推动R-17 NR广播提案立项,此提案在3GPP #86全会上获得通过。此外,中国广电还联合美国无线运营商T-Mobile提交5G 600MHz/700MHz大尺寸终端4接收天线的提案并获通过。 另一方面,广电在经过前期密集的5G战略合作签约之后,基于700MHz的5G网络建设也在各地展开,并且近期明显提速。中国铁塔在财报会上首次给出了中国广电5G建设的数据:2019年底前已在个别省市接到广电5G站址需求超过1500个。目前在山东、湖北、贵州、北京等地已经相继开展了“5G+700MHz”基站建设工作。并且一些地方运营商已经开始探索5G业务。疫情期间,广电采用700MHz+SA为雷神山医院建设5G网络就成为典型案例之一。此前,广电也通过有线无线融合网建立了700MHz的业务使用场景,并在重庆、贵州、甘肃、广东等地试点相关业务,比如:WIFI覆盖保障、智慧城市、地质灾害监测等等。

实际上目前700MHz仍被中国广电掌控,随着广电相关清频方案的出台,或将助力广电5G网络的全面部署。

后续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工信部发布的通知中,并没有明确700MHz的使用分配方案,未来这部分频谱如何分配,或将取决于多方谈判博弈。一方面,单纯依靠广电的力量能否推动700MHz建设,目前还存在一些不确定性,这为共享700MHz频段带来可能。 首先,700MHz在用于5G之前,还存在一些难点问题,涉及到很多复杂工作。其中首要任务就包括清频。700MHz此前被我国各地广电系统及机构广泛地用于相应地区的地面数字电视、CMMB等多个领域,客观上造成了清频工作的复杂性。同时在清频过程中面临万级发射机关闭/新增/调整等变动,经统计整个工程投资将超过数百亿。工信部发布的《通知》中明确表示,在频率迁移、台址搬迁、设备改造等工作产生的费用原则上由700MHz频段移动通信系统频率使用人承担。 其次,广电5G另一个不确定的因素在于自身的实力,广电近年在传统电视业务中营收、利润整体情况并不乐观,行业呈现整体下行趋势,参与到高投入的通信基建中或许将力不从心。以广电网络10家上市公司为例,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总收入同比下降11.36%、利润率同比下降0.25%。并且尽管利用700MHz对于广电来说建设成本优势极为巨大,但不管是人才储备、运营经验等等,广电还存在明显的不足。

但另一方面700MHz频段如果共享多家使用,并逐步实现互相异网漫游,广电在5G建网和业务开展上的优势将面临挤压。有分析认为,从广电角度出发,要争取将700MHz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不主张共建共享700MHz,否则就是替别人做嫁衣。 纵观全局,目前广电还是一个条块分割的市场,虽然行业一直在整合,并依靠行政力量不断推动,但由于牵扯到多方利益以及一些省网实力雄厚,目前整合工作仍未完成。并且从本质上来看,虽然至今为止国网与多家省网签订了整合框架协议,但并未能取得可见的成绩,仍旧处于各自为政、分散经营的局面。而无论是广电自建还是共建共享700 MHz,基于牌照的使用、全国性业务的推广、节约建设成本等多方面考虑,都需要实现真正的“全国一网”。 对于未来,广电如何打好手中700MHz这张竞争王牌,如何在5G这场牌局中找到差异化玩法都值得期待!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流媒体网(ID:iptvott)”